安梦凌

【正侃】自拍照

*现背,梗来源在碎碎念

*OOC预警

*没什么意义的流水账预警       

       罗正趁着休息时间在整理自己的手机相册,翻了一下照相机发现里面存了不少队友们的照片,有自拍他拍当然也有黑照,照小狐狸照得还蛮多的,翻着翻着突然觉得哪里不对,朝正好往这边走的李希侃晃了晃手机示意他过来一起看。

 

     “罗正你是不是又存了我表情包?”李希侃的手藏在宽大的衣服袖子里,手里拿着一瓶喝过的冰水,衣服的长袖子被化开的水迹渍出了痕迹。

 

     “诶我是那样的人吗。”虽然我就是,罗正在心里悄悄腹诽,“我也要喝。”

      “你怎么就那么懒得去拿。”虽然嘴上在吐槽但还是把水瓶递给了对方,明明只是楼下自动贩卖机里两块钱的冰水竟然连训练室都懒得走出去,李希侃想坑罗正一顿晚饭回来。

 

     “所以呢你叫我来看什么?”毫无自觉地把整个人靠到对方身上,虽然说原先的意图好像只是想看对方的手机。

     “啊热死了你别靠这么近。”说着嫌弃的话倒也没把人甩下去,罗正划拉着手机举给后面那只几乎大半个人趴在他背上的大型挂件看,“你看我们的自拍,怎么你拍来拍去都是这个姿势。”

      “你不也是!”大型挂件自己滑了下去然后打开了自己的手机相册,“你看你看我手机里的自拍!你也是一个姿势用到底吧!”

 

       小狐狸又翻了翻自己手机,发现两人还真是半斤八两,他俩的手机里有很多两个人的自拍,很多都是没有公开过的,以前觉得没什么好公开的,现在网上时不时腥风血雨就更不好公开了。

       罗正好像也只在自己生日的时候放出过一张当时在泰国拍MV时现拍的二人自拍照而已,可是就算不把这些照片公开,两人凑在一起有事没事一起拍个照仿佛变成了习惯一样,就像两人万年不变的手势和表情。

 

       顺便一提,为什么有人可以在镜头前要么笑的特别傻要么没有表情还可以这么好看,表情一笑裂就很容易变成地主家傻儿子的李希侃觉得有点嫉妒。

       偷偷抬头看一眼对方发现活生生的人更好看,罗正现在没有抬头,靠在窗边依然在滑自己的手机,浓眉大眼鼻梁挺,嘴唇也是厚唇,站在那里什么表情都没有的样子就仿佛是一幅画像,虽然日常打闹的时候嘴里一定会怼“诶噫你最丑了”但是是自己实打实无法反驳的门面担当的存在。反观自己,一不注意连眼睛都容易没了,小狐狸有点不开心的悄悄撅起了嘴。

 

      “这个姿势也没什么不好的,还挺可爱的嘛。”明显发现了自己的表情动作跟对方半斤八两的罗正抬头就看见对方在噘嘴,有点茫然为什么小狐狸这会带着点小情绪在滑手机,“要不要给你拍一张我的黑照?”

      “噗,你还嫌自己黑照不够多吗?”狐狸笑眼弯弯,“诶罗正,你说过两天录节目我们要不要准备点礼物给那些小朋友啊?”

      “要的吧,怎么说也是初次见面。”罗正被带走思绪,脑子里开始在想到底有多少个小朋友。

      “我们找个时间去买吧,对了录节目的时候记得不要跟小朋友一样撒娇*。”李希侃想了想看着对方的眼睛认真的来了一句,然后思维又开始发散,“不过你说我们能不能有多一天时间,我第一次去好想去玩啊,还想看那些演出!”

       “我觉得只能想想,节目组会有一点惊喜给我们也说不定?”

       “不是惊吓应该就不错了。”小狐狸撇撇嘴,但不管怎么说也是第一次去到迪士尼,于是想了想又兴奋起来,“我们要是有这个机会多拍几张照片吧!你带那件粉红色的外套过去!”

        “好。”

 

       到底是不是同一个姿势用到底其实也没什么关系,只要是跟你拍的,就都有它们自己的纪念意义。

 

 

碎碎念:

我终于克服了自己的懒癌……不可思议的妈妈当时只看了那个十分钟片尾和后面一些陆陆续续放出来的花絮,因为各种原因一直都没有去补正片,当时十分钟片尾出来后就一直很想写游乐园的梗,但是又感觉不知道该怎么写,但也可能只是懒而已。

然后其实这篇的契机是无意中想起他们的自拍,最近微博终于出现了正侃的图博站子真是不容易,出的图里面有一些是接送机的时候的场景吧,有两人互拍的也有一块自拍的,然后想起剪发日常和罗正在李希侃生日的时候发的那个自拍图,然后还有那个节目片尾二人在迪士尼看夜场巡游之后的自拍,不是他俩的自拍姿势完全一毛一样啊这么久就没变过!

于是有了写这篇文的契机……其实他们还有挺多梗可以写的但是连轴转的工作之后原谅我真的只想犯懒不想交粮……而且经常会有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写啥的状态,这篇其实也是= =我都写了个啥= =

 

解释一下*的部分:

撒娇是这样的,有一个图是他们俩在游乐园里,是不是节目录制中其实我没法判断,但两人那个时候应该在玩闹,罗正从背后抱着李希侃那个。之前的一些物料里面发现罗正好像很喜欢这种背后抱(当然了下一秒是什么举动就很未必23333)。

稍微说一下个人的感受吧,感觉罗正应该是一个比较喜欢和熟悉的人有肢体接触的人,稍微有点没有安全感的表现,被抱的人会不会回应其实不是重点,重点是对方一定不会推开他,而且背后抱对另一方其实有时候是个比较惊吓的动作,因为没有防备,如果是不能确认的事情的话应该是不会主动去做的,所以感觉有点像熟悉到一定程度之后对对方无意识的撒娇。

 

是新的流水账,看个开心就好。

【正侃】善后

*OOC预警

*罗正视角

*流水账短打,一发完,特别短!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预警

       罗正其实是个很习惯帮别人善后的人。

       当然是有限定对象的,熟悉的朋友之间才会这么干,谁没事给陌生人善后啊,闲得慌么这不是?

       事实上身为团里的二哥,该做的事情多数时候都会做,但是毕竟都是血气方刚的男孩子嘛,打打闹闹间也免不了偶尔嘴欠那么一两下。

 

       一开始大概只是觉得招惹小狐狸比招惹其他弟弟好玩,算算他跟小黑还有自己应该是同批进公司的,可小黑性子温和,也是个保姆的命,熟起来以后有事没事闹闹李希侃变成了几乎一成不变练习生活中的乐趣。

 

       其实本来是个有点儿内向的性子,虽然也乱七八糟的有过平面模特和直播间主播之类的经历,多数时候罗正还是更愿意自己待着自己折腾自己的事情。但跟另外两人熟识,只能说是一个必然的事件。

 

       所以越来越熟之后习惯了被别人说成是撒狗粮行为的只属于两人的互怼模式,习惯了由自己叫小狐狸起床,帮他收拾,拍MV的时候给对方整理裤腰带和在市场看到鱿鱼的时候轻轻伸手挡住,把人护在身后,习惯的好像所有人都认为这些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游戏整蛊的时候若不是碍于镜头,当然可能也还是存了点捉弄对方的心思,所以才配合着哄着对方吃下那只虫子。否则大概还是会像平时一样伸手说一句“不吃的话给我吧”,就算会被大家起哄或者被吐槽说没意思,但也还是会照做。

 

       就像不知道什么时候对方好像也习惯了找不到东西就喊自己的名字,拿到了吃的也会下意识递到自己嘴边,习惯了走在一起,在被叫醒时冒出一句充满起床气的“你是不是没被熟人打过”却还是只有自己能把他叫醒,想出门就拉着自己陪他逛街这些又日常又零碎的事情。

 

       日子还在继续慢慢地往前走,练习,通告,新曲,每天的日程都是满满当当的。

 

       罗正在自己的脑海里想着,虽然现在通告有时候都是分开的,但我们大概还要一起经历不少事情,之后的善后内容,大概自己还是会下意识去做的。

 

        那以后依然要请多多指教呀,小狐狸。

 

 

*并不知道会不会比正文还长的碎碎念:

       稍稍先提一句题外话,今天看到了鹅团那边官博的一个公告,而近期忙于工作的我茫然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稍微找了一下前因后果不得不说这波操作骚的可以……目瞪口呆.jpg

       怎么说呢……圈地自萌真的挺重要的,我本人其实很多时候都没什么洁癖,大概也是乱磕的,但确实有那么几对是不拆的,也可能有那么几对是死也不磕的,死也不磕的通常来说是因为粉圈作的死……蒸煮OOC到上天的设定你们到底是怎么下的手我的天……

       然后现在抛开别家说回mr。

       实话说mr家的团综……我有那么两集到现在都没有勇气去补……这个剪辑……救命啊我的妈啊……作为正侃cpf来说糖点虽然不是没有但是就……不对劲。

       有种怀疑自己的眼睛的感觉……这家人对团综的误解也太大了……

       之前找了几首歌还想说可以靠节目日常团综MV剪一下正侃的视频,结果这个团综真的确实令人太失望了……导致我今天做分镜的时候发现凑空镜都很难凑完一整首歌,所以我决定还是暂时搁置一下,之后可能会剪成cp合集的形式放出来。

       最绝望的事情大概是传说中每对cp都逃不过的《真相是假》,结果要剪的这对cp的镜头竟然凑不够这首歌(。)

听歌的时候突然听到这首,感觉还蛮合适觉醒五子名字的武侠画风的,有种撞破了次元壁的感觉23333,正好团综有打拳的片段所以拼了一下,并不是剧情向,可惜的是大家都不是古装打扮……希望以后有机会可以重新剪一次,是出道贺哦,虽然剪得很匆忙……不管以后是什么路我都会陪着你们走下去,哥哥弟弟都加油呀。

BGM-《难为情义》-spexial

该曲为《终极三国2017》片头曲


B站视频指路: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3447274/

剪了个简单的糖点合集,当然是不全的……

希望以后物料可以更多一些,可以套上一首歌的时间并且能扯一个剧情出来orz……

【正侃】敷药

     *OOC预警

     *罗正视角

     *第一人称预警

       受伤这种事情是不可避免的,平时训练的时候多的是小磕小碰,比赛会出现的各种意外事实上更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说到底,碰上了就是碰上了。

 

       自己先提前回到酒店房间,扯开一点衣领背过身艰难且小心翼翼地照了一下镜子,好吧果然是淤青了,肩膀那块确实稍微有点儿使不上劲。

 

       赛场上娄滋博愧疚不已的道歉还回响在耳边:“罗正!正哥!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当然知道他不是故意的,那孩子自己额头也磕了一道口子,说到底,意外这种东西本来就是意料之外啊。

 

      “没事没事。”我摆摆手安慰了几句,本来也不该是他内疚的事情。

      “哥你回去记得擦点药。”我朝他点点头。

 

       接力赛终于全部跑完,因为我的摔倒我们队落了别人一半路程,这是不可抗力,但最终还是拿到了第三名的成绩,其实也算不错了,只是没想到希侃看起来并不是特别开心,下了赛道便向我的方向小跑过来,我习惯性地张开双臂,难得地感受到主动且用力地抱紧了我。

 

      “没事,我没事的。”我拍拍他的肩。

      “嗯……”带着奶味儿的声音有着显而易见的委屈,已经很久没见过他情绪这么低落的时候了。

      “真的没事,有什么事我一会回去检查一下。”

      “好。”他放开了我。

    

       然后思绪又放飞到昨天下飞机的时候,接机的场面的火爆是始料未及的,30米走了3分钟好像真的不夸张。粉丝的热情确实让人为之开心,但走得确实慢了一些,我揽着他往前慢慢移动,还要稍微抽个空回个头看看明君有没有被冲散(幸好跟得很紧),虽然稍微感觉他有些别扭,但是直到上车也没有主动挣开。

 

       毕竟是个在公众场合讨厌肢体接触过多的人。

 

       在房门打开之际我正在房间里晃悠着找药油,抬眼便看见他走了进来。

 

       他坐到床边看着我:“罗正你把衣服拉开我看一下。”

     “真没什么事了,我一会擦点药就好。”

 

       但是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站到我后面,只感觉自己衣服突然被扯开了一些:“你都青了一片呢……”

     “我去跟酒店问点冰块,你在这里等我一下好不好。”他又十分突然地跑到我面前说话。

     “好。”对他的要求我什么时候说过不好呢。

 

       过了没多久就看他拿着冰袋子回来了:“你别动哦,他们说先冰敷一下再擦药会比较好。”

     “嘶——”

 

       事实上如果不刻意去动那个地方肩膀基本上已经没什么痛感了,冰块的温度反而变成了新的刺激,但又确实很好地抚慰了那一块地方的不适感;一开始的倒抽冷气慢慢变成了舒服的喟叹。

 

       敷过一段时间后便直接擦上了药油,一边套上衣服一边想着平时叽叽喳喳的小狐狸难得今晚都没怎么说话,便听到了他的声音:“哥哥,你疼不疼啊,不要再受伤好不好。”

 

        他一手抵着我另一边的肩膀,拒绝让我转身。

 

      “你会难过吗?”我带着调笑的意味,毕竟平时这种玩笑彼此之间也常开,虽然结局大多数时候都会被打。

 

      “……嗯。”

 

       竟然难得坦诚地承认了。

  

      “好。”

 

       对于你的要求,我究竟有什么时候不答应过呢。

 

 

又是很长的碎碎念:

 

嗯……都知道的这个梗来自前两天粉丝嘉年华的事情了,看着小娄为了避让工作人员往前一摔结果不慎带摔了栗子,然后小侃接棒之前锐哥直接扑街在那个一看就没有缓冲且很滑的跑道上,说真的看着都替他们疼。

 

本来是想五一产篇竹马paro的,但是卡文了……决定干脆先把这个写了。

 

实话说栗子的性格跟我本人有一部分是真的很像,95年十月生,天秤座,不熟的人面前话不太多,比起说更擅长听,多少有点闷骚,心里想了一百个场景嘴上说出去只有十个字,某种意义上也是很怕麻烦。身边亲密的朋友多数比自己年纪要小一点,不能说对朋友一定是有求必应,但尽量都会帮忙,尤其是特别亲近的朋友,而且对于我们这一代上学不能早恋毕业马上催婚的人来说,对同性会比对异性更友好更亲近一些简直是不能更理所当然的事情。

 

所以写正侃文的时候栗子视角的第一人称会特别顺手,机场那个其实可以说是我平时跟朋友在热闹的地方逛街时候的行走模式,虽然主要是护着小狐狸,但我也相信他俩不可能直接落下小黑不管的。

 

但是第一人称还真的蛮容易ooc的,希望每次产文都没有太脱离他们的实际吧_(:з)∠)_

【正侃】牙疼

*CP预警:罗正x李希侃

*OOC预警

*流水账预警

*自我脑补的小日常


       李希侃今天不太对劲,麦锐的每个人今天都这么说。

       具体表现在哪呢,大概就是每天没事的时候能跟机关枪一样在你边上叨叨叨的人突然一整天都沉默寡言起来,突然改变的人设让身边每个人都感受到了惶恐。

 

       小狐狸自己内心吐槽快汇集成汪洋大海了,但只能自我消化和自我崩溃。

    

       其实一开始大家只是当是休息不够没睡醒的原因,所以也没怎么在意,直到中午休息吃饭的时候被余明君看到平时丝毫不顾忌偶像包袱大口往嘴里塞面条的人居然斯斯文文的用筷子夹起一条面条慢腾腾地往嘴里嗫嚅,于是惊恐地询问到“希侃你怎么了”。

 

       原因很简单,牙疼,嘴巴张不开,说话都费劲。

 

       估计是这段时间熬夜熬得凶,结果上火了,然后智齿发炎,最惨的是最近还没什么休息的时间,想抽个空去看一下都不方便。

 

       结果中午并没有吃饱,下午的舞蹈训练课倒是还跟得上,可是因为体力消耗实在太巨大,等到休息的时候便听见自己的肚子发出了不甘心的响声。

 

       小狐狸委屈,但是开不了口。

 

       而且过两天好像有声乐课,如果到那时还不见好的话怕是不能好好上课了。

 

       李希侃坐在训练室的角落生无可恋地盘算着,迟点能不能抽个时间出来让罗正陪自己去找找牙科诊所。

 

       面前有一小盒蛋糕递了过来,想曹操曹操到,罗正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你中午是不是没怎么吃,我跟他们拿了个小蛋糕。”

 

     “啊,谢谢……”小狐狸伸手把蛋糕接过来,打算趁着休息时间还没结束赶紧把它解决掉。

 

       软绵绵入口即化的蛋糕确实比筋道的面条容易吃,但李希侃还是吃的小心翼翼,估计休息时间结束之前是吃不完了,结果余光往上一瞥发现罗正就蹲在面前看着自己吃,突然就觉得不好意思起来。

 

     “你不要看着我吃啊……”小狐狸艰难地哼哼唧唧,气焰比平时弱掉一大半。

 

     “宝宝,你的脸有点肿啊?”罗正仿佛没听到一样,甚至试图上手摸脸,然后被啪一下打掉了。

 

       李希侃紧张地抬头四处望了一下,发现似乎没什么人注意到这边才重新看向眼前的人,准确地说是瞪了一眼:“别动手动脚的……”

 

       可惜因为哼唧的依然很是艰难所以气势不足,反而让面前的人笑了出来。

 

       这么下去不是个事儿,小狐狸放下蛋糕,伸手扯了扯面前人的衣服,软软地哼唧道:“罗正……等会下课陪我去看一下牙好不好?”

      “你牙疼?牙疼的话蛋糕少吃点。”他好像想抬起手摸摸自己的头发或者是脸,然后想了想又作罢了。

 

       中途休息的时间也差不多到了,李希侃放下蛋糕重新开始投入训练,罗正也乖乖走到了自己的站位上面。

 

       好不容易到了晚上收工的时候,小狐狸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等在一边,罗正则去跟余明君他们打了个招呼。

 

       小黑:我还能不能有不吃狗粮的一天了……

 

       感觉自己肚子空空的小狐狸表示自己此刻十分赞同还在大厂的时候大马甜心说过的“吃饱了才有底气”这句话。

 

       好想吃肉,可惜现在张嘴都需要勇气。

 

       医生开了点消炎药,证实了上火的猜想,并嘱咐了一下吃食上的注意事项之后就放走了他们。

 

       最近的牙科诊所边上没什么店铺,整条路看起来稍显安静,小狐狸耷拉着脑袋走在路上,虽然医生刚刚给打了一些药在里面,张嘴说话是可以了,但是还是不能像平时一样如同机关枪往外蹦跶,所以小狐狸看起来依然蔫吧吧的。

 

       罗正低头划拉了一下手机,然后按熄屏幕:“我们去前面那家肠粉店吃点东西?”

 

       那家肠粉店有粥,肉也是嫩嫩的,而且还挺大碗,小狐狸想都没想就点了头。

 

       “罗正,我想吃肉。”

       “好。”

 

 

碎碎念:

最近没有新粮,之前想做个糖点合集整理的然后因为这个星期疯狂加班搁置了……所以就自我脑补了一个小日常,就是不幸流水账了orz……


【正侃】怕

*OOC预警

*主李希侃视角

*文不对题预警

*请勿上升蒸煮

         躺在床上十分不安地翻来覆去,小狐狸觉得自己现在不是狐狸,而好像是一张被铺在锅里的烙饼,下面开着明火那种。

        现在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在直播最后几分钟里作死跟粉丝说要跟她们分享鬼故事,然后换成自己现在在黑暗里不敢闭上眼睛。

 

        自作孽,不可活。

 

         “罗正……我睡不着……”翻过身看着对面的床,不知道隔壁那个人到底睡过去没有,但现在也只能抱着试探的状态叫人了,就好像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

 

         其实也没那么严重,但是……禁不住自己真的怕啊……

        是被节目组整蛊的后遗症了,虽然睁着眼睛面对的也是黑暗,可是闭上眼失去视觉之后其他感官的作用会被放大,就更容易想一些有的没的了。

 

         玩脱了QAQ

 

         对面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响声,被子的动作证明了有人正在翻身。

 

        抬头望过去正好对上一对漆黑的眼珠子,明明房间里没有开灯,却不知道为什么感觉那边有光,深邃得能把人吸进去。

 

         “你精神那么好的吗,再不睡明天会被化妆姐姐说有黑眼圈的。”

         “我睡不着……”确切的说,是不敢睡。

 

         对面的人沉默了一会,“要不给你开一点灯?”

         “不要~这个时候开灯很奇怪啊大家都已经睡了只有我们开着灯……”

 

        小狐狸对提议表示了拒绝后,突然又开始兴奋起来:“诶罗正罗正,你不困的话陪我聊一会天吧。”

 

        “……好,你想聊什么?”

 

        聊什么并没有想好,但是毕竟是能在机场跟粉丝侃大山两小时以上的人,小狐狸表示这种事情没有在怕的。

        而且罗正是个每句话都会认真听你讲的人。

 

         所以彻底兴奋起来的小狐狸开始笑眯眯地跟对面的人聊起了些有的没的,突然想起了罗正放在宿舍的哈士奇枕头,“你不是去哪都带着它的吗?”

         “我们只是来这边几天而已,带那个很累赘。”罗正盯着对面的人说道,“我倒是想起了一个事情,你是不是有打算过送我一只哈士奇来着?”*

         “噫你好自恋哦我什么时候有过这种打算了。”李希侃对此表示不屑和嫌弃。

 

        然后只听到对面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之后突然安静了下来,等再抬头的时候发现对方已经换成了平躺的姿势,也没再转向这边方向的意思,小狐狸突然就慌了。

 

        “罗正,罗正?”

 

        没得到回应的李希侃决定下床走到对面看一下对方是不是生气了,虽然正常情况下应该不会因为这种小事生气的吧,可是他没有怼回来……

 

         事实是罗正只是在偷偷地走神,而摸黑的小狐狸不知道绊倒了什么,一把扑倒在对方床上。

 

          然后被接住了。

 

         “直接承认自己害怕不就行了。”低低的笑声在自己耳边响起,然后下一秒感觉自己被对方的被子包住了。

 

         “我我没有在怕!”有种被戳穿的窘迫感,直播的时候对方就在自己边上当然会知道自己最后给自己挖了什么坑,但至少嘴上是不能认输的。

 

        罗正没有再笑出声,但感觉嘴边的笑意却更深了:“不早了,赶紧睡。”

 

         算了,看在明天的行程的份上,还是,还是先睡觉吧。

 
————————————分界线———————————————
 

碎碎念:

 日常嫌弃老福特的排版。。。

还是生日直播背景下的事情,最后几分钟的时候小侃提了说“我跟你们讲鬼故事吧”然后这个时候他一个人在屋子外面泳池边直播,弹幕就有人刷“小侃你后面有人”之类的。一开始的时候一直在说自己不怕,之后变成了“我才不怕,罗正他们现在都在屋子里面。”

 

意外发现他好像真的蛮依赖罗正的,下意识蹦出来的第一个名字一般都是罗正(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自己很想心疼一下小黑)

 

同房什么的都是瞎编的,就很想实现最后扑到同一张床上的操作而已23333

 

*的部分:

是B站麦锐放出来小狐狸逛街的一个营业视频,应该是一个小商场,就是精品店那种的,然后小狐狸在摆放娃娃的地方首先是看到了一个网红鹦鹉(?那个应该是鹦鹉吧,就是那个很火的表情包)的挂饰,然后表示看到这个会想起吕晨瑜小哥哥,然后把挂饰放了回去。下一秒发现旁边的货架上摆着哈士奇的钥匙扣(也不确定是不是钥匙扣了,但是就是差不多钥匙扣大小的挂饰娃娃)表示这个是罗正,然后冒出来一句“这多少钱我要不然买一只送他好了”

我:???

我:这什么操作?是不是应该心疼一下吕晨瑜小哥哥?

虽然后面因为太贵(69.9的挂饰确实很贵……)而作罢,但感觉自己好像噎了一大口狗粮……

碎碎念:

*1 麦锐剪发日常里的互怼,感觉日常对话应该也是很xxj……然而栗子一边怼还一边给小狐狸吹走碎发这种操作,怪不得被小黑吐槽是虐狗。

*2 偶练正片鬼屋part,虽然小狐狸说自己是“闲庭信步走出来”,并吐槽栗子太弱,但是缩在胸前俩爪子,是被吓出狐狸型没错了。

 

这……算是篇迟到的生贺?本来应该是小狐狸生日那天发出来的但是因为熬夜加班和流感扑街等种种原因拖到现在……直播那个晚上我差点以为要通宵这孩子也太能说了吧讲到最后感觉各位姐姐简直是哄着他去休息……一把年纪真的是折腾不起orz

 

最后那个嘴唇扫过,其实是小狐狸直播时一个扯衣领的动作,动图会放在后面,就很想开车但是发现套上去怪怪的开不动……所以就勉强改成别的了。

 

麦锐的营业对比其他公司实话说真的……不怎样……我还以为是开始能吃皇粮的日子了,结果证明,是我想太多……

 

这个tag这么凉,跟公司真的脱不开关系了……日常等出新物料……边边角角抠糖也行啊,心都是塞的。

懒得起名字就……这样吧,老福特的排版太奇怪了所以手动改成图了,将就一下吧……

啊,那个,求评论_(:3」∠)_

卧槽!这么明目张胆的吗!罗正这么宠的!对小狐狸是真爱了啊!

激动地疯狂手抖的我。。。

什么叫意外之喜,这个就是。

上周因为工作原因跑到北京出差然后趁着周末出去瞎晃,结果在北京的青年路地铁意外偶遇小侃的生日应援屏,在即将出发离开北京的时候竟然在值机柜台偶遇了罗正本人啊!!!!

#这就是命吧#
#这个星期一定要憋一个梗出来_(:3」∠❀)_#